10 2018-01

女人出轨,不是因为不爱了,而是因为……

责任编辑:admin   文章来源:未知

 昏暗的套房内,标准双人大床,此刻沦为了滚烫的困兽之地。

  

  有一个炽热似火的邪魔,无情的摧残着娇柔似水的少女。

  

  好几次几欲逃离,却又一次次被魔鬼抓回。

  

  痛啊……谁能帮她把这只猛兽赶走?

  

  ……

  

  尽管不想承认,可事实已成定局,她跟一个“野男人”搞上了。

  

  温媞儿眼角边滑出了羞耻的晶莹泪珠,意乱丨情迷中燃起一丝怨恨。

  

  吧了个比。

  

  她中计了!

  

  今天是二姐的生日,吃了二姐给的蛋糕之后她就晕了。

  

  醒过来就是现在这幅画面……

  

  千算万算,算不到二姐居然把药下在蛋糕里,而她却一直盯着酒水不放。

  

  现在,温媞儿有个超级大的麻烦。

  

  那就是在她身上这个野男人……

  

  黑暗中,她看不清男人的脸,却能感受的到,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暴戾的魔鬼,让她心生畏惧。

  

  真不愧是二姐特地给她安排的“野男人”,将她的第一次践踏得淋漓尽致。

  

  “妈丨蛋……”温媞儿不禁骂了一声,恼火的抬手推他。

  

  在二姐没有带人来抓奸之前,得赶紧脱身,不想这副丢人的样子被人看到。

  

  男人冷眸微微沉凝,欲要开口,套房外忽然传来些许动静。

  

  似乎来了很多人,有人在刷卡开门。

  

  温媞儿开始急了,抬起细若无骨的小手,用力地抵在男人的胸前。

  

  “你快起来!”欲将他推开,但男人不为所动,仿佛还在照着剧本去演这出大戏。

  

  果然,这个“野男人”早就和二姐串通好了。

  

  她输了,惨败,挣扎已经毫无意义。

  

  那些人很快进来,一个充满愤怒且尖锐难听的声音劈头而来:“好你个温媞儿,竟敢跟野男人乱搞,你对得起善宇吗!”

  

  那是二姐温丽儿的声音,后面跟着一群世代经久不衰的吃瓜群众。

  

  “啪……”套房的灯亮起,黑暗瞬间驱散。

  

  突如其来的亮光,被黑暗吞噬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温媞儿,一时间难以适应,本能的闭上眼睛。

  

  几乎同时,身上的男人拉了一把被子,将二人的身体遮住。

  

  吃瓜群众很配合的尖叫起来。

  

  “啊,我的眼睛,被辣到了!”

  

  “噢我的眼睛!好辣好辣!”

  

  “卧槽,史上第一大戏啊,好精彩!”

  

  温媞儿早就做好了被“抓奸”的心理准备,不曾想,身上的男人被这么多人看着,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  

  这个该死的“野男人”,难道他不应该惊慌失措的跳起来,然后指着她说,是她勾引他的吗?

  

  想到这里,她再次抬手,想把他推开。

  

  只是饱受摧残接近两个小时的娇小身子,此刻竟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。

  

  妈的!

  

  不甘心的眼泪从眼角溢出,唇几欲要被她咬出血,紧闭着双眸,绝望得不愿再面对这个肮脏的世界。

  

  此时,男人稍稍垂首,孤冷的冰眸凝视身下哭得梨花带雨的少女,很快蹙起眉头。

  

  她的脸不似烂大街的整容脸,圆圆的小脸甚是可爱,看似未成年,只是她那傲人的身材,与她的清纯外貌完全不符。

  

  总觉得,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

  

  “温媞儿,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!还不快点起来!”聒噪的女人叫声,打断了男人的思绪。

  

  这时候,套房里又一个男人走进来了。

  

  这位风度翩翩的文雅俊男,便是温媞儿的未婚夫,姜善宇。

  

  温丽儿见主角登场,眼中露出了胜利的喜悦,“善宇,你快看温媞儿,她跟一个野男人上床了!”

  

  “天啊……太劲爆了吧!”

  

  “想不到温家三小姐竟然是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,好恶心啊。”

  

  “姜少爷真可怜,还没结婚呢,就被扣上那么大一顶绿帽子,呵呵呵……”

  

  姜善宇听到那些难闻的话语,顿时脸都绿了,箭步上前,欲要掀开被褥。

  

  “媞儿,真的是你吗?”

  

  他的手尚未碰到被褥,趴在温媞儿身上的男人轻启喉结,“别动。”

  

  低沉的嗓音,带着沙哑浑浊的磁性,虽是动听,却让人不舒服。

  

  似暴君发出的斩首令,把姜善宇的动作喝住了。

  

  温丽儿心中充满了鄙夷,声音再好听也是个做鸭的下贱男人,怂恿道:“不就是只公鸭,都做了那么多次,还怕见不了人啊?善宇,你快点把被子掀开!”

  

  “对啊,快点把被子掀开!”

  

  “快掀!快掀!”

  

  周围一片雀跃的欢呼声,恨不得马上一览这副活色生香的春宫图。

  

  姜善宇犹豫了一下,毅然伸出手,五指触及被褥时,身体忽然一个激灵。

  

  犹似寒冰刺骨,竟是被褥下的男人散发出的气焰。

  

  姜善宇的手,失控地缩了回去。

  

  与此同时,被男人压在身下的温媞儿,绝望的睁开眼睛。

  

  终于看清了男人的样子,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肃穆俊脸,光洁白皙的肌肤,乌黑深邃的眼眸,泛着蛊惑迷人的色泽。

  

  一时间,温媞儿看痴了。

  

  妈呀,这个“野男人”要不要长那么帅,要人命啊。

  

  等等……

  

  温媞儿的泪眸逐渐瞪大,潮红的俏颜惊愕失色,脑袋有些短路。

  

  卧槽!卧槽!卧槽!

  

  这是尼玛何等的卧槽啊!

  

  他他他……

  

  这尼玛哪里是什么“野男人”,他是帝都只手遮天的财神爷,全天下女人都想睡的冷面阎王——乔承勋!

  

  乔氏集团的掌舵人,今年二十八岁,至今尚未婚娶。

  

  有流言传出,乔承勋身有隐疾——不举,因此从不近女色,但也有人传,乔承勋是个基佬。

  

  可刚刚经历了接近两个小时的狂风暴雨,温媞儿怎么可能还会相信那些鬼流言。

  

  如果乔承勋不举,那么全天下的男人全都是不举!

  

  大爷的!

  

  她把全天下女人都想睡的男人给睡了!

  

  二姐这个智障绝对没有能力请到乔承勋这种级别的“野男人”,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  

  哈哈……翻身的机会说来就来。

  

  要死了这回,二姐的脸准备要被打烂了。

  

  少女从绝望突变成惊喜的表情,被乔承勋的冰眸尽收眼底,化作疑惑,同时也生起了几分厌恶。

  

  迄今为止,她是唯一一个成功睡他的女人,一定在暗兴自己爬上了他的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