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 2018-02
“九进宫”的九公公

2013届出监监区的第六批学员都认识九公公。他是监区烧开水的,人长得没什么特点,就是一个酒糟鼻引人注目,上面的坑大到可以流脓。 九公公原名陈洪江,孤儿,37岁,南京六合人。...

查看详细
26 2018-02
登上黑船的“白鼠”父子

虽然后来的很多年,我每年都要给老苏的家人通很久电话,将这么多年不断重复的话再反反复复告诉他们,再一次次汇钱过去。但是今年的某一天,国内空气开始逐渐变得寒凉的时候,...

查看详细
26 2018-02
老板要我变身美女

自从不干专车以来,我已面试了十几份工作。不是路程太远,就是薪资太低,以致于现在仍在招聘网站上寻找机会。 有天,手机突然响起。您好,是高先生吗?请问您还在找工作吗?是...

查看详细
10 2018-01
女人出轨,不是因为不爱了,而是因为……

昏暗的套房内,标准双人大床,此刻沦为了滚烫的困兽之地。 有一个炽热似火的邪魔,无情的摧残着娇柔似水的少女。 好几次几欲逃离,却又一次次被魔鬼抓回。 痛啊谁能帮她把这只...

查看详细